【天台县】“六方联审”破解“宽松软”

信息来源: 台州日报 发布时间: 2020-09-23 09:00 浏览次数:

自2017年各地巡察机构组建以来,巡察整改的质量如何评价,普遍缺少“权威的声音”,“巡完就算”“一巡了之”等现象不同程度存在。

问题整改体现的是政治站位和政治担当,关乎党委的权威。如何做好巡察整改“后半篇文章”?去年5月开始,天台县在全省率先探索巡察整改“六方联审”机制,破解“宽松软”现象,有效发挥巡察“利剑”作用。通过联审介入,被巡察单位已落实整改措施145项,完善制度规定13项,通过清理清退共挽回损失73万元,有3人被处以警告以上处分。

整改结果公布,怎么评判?

巡察组进驻,召开动员大会、个别谈话、翻查档案,动静很大,但少数单位拿出来的整改结果,与旁观者眼中的“真刀真枪”仍有差距。

始丰街道卫生院汪某因履职失误在巡察中被作为问题列入整改事项。然而,院党支部在问题整改中,并没有问责当事人,仅“调离原岗位”,而且是调整到相对轻松岗位。

县委巡察办主任王威一针见血地指出,部分被巡察单位在成果运用中,特别是对重点人、重点事的核查处置,存在“高高举起、轻轻放下”“抓小放大、蒙混过关”“批评教育代替法纪惩处”等“宽松软”现象,影响了巡察的震慑效果和法纪的权威性。

对整改结果的准确评判,成为衡量巡察高质量推进的重要尺度。天台县根据县委巡察全覆盖工作的实际开展情况,将被巡察党组织的巡察整改情况分成县直单位和乡镇(街道)、基层站(所)、村(社)三大类,分类逐一审核,实现精准施策。

公开公示、中期指导、对账销号。该县加大巡察发现问题整改落实情况的监督力度,以环环相扣的措施,在督促问题整改中形成“高压”态势。

巡察组组长王丽阳告诉记者,问题整改中,我们对未见事见人的不放过,对做表面文章的不放过,对未标本兼治的不放过,对责任追究“抓大放小”的不放过,对未建立长效机制的不放过。

整改是否到位,谁来评价?

“整改事项评价,具有很强的组织性纪律性业务性。”在县委巡察办副主任周昌满看来,谁来评价,是一个原则性大问题。对这个难题,他有过多种思考和探索。最终,该县确定了“六方联审”评价主体。

该县明确,县纪委监委、县委组织部、县委宣传部、县委巡察办、县委巡察组、县纪委监委派驻纪检监察组等部门,建立巡察整改工作“六方联审”机制,可邀请相应职能部门参加,综合分析研判,做到分层处置、区别对待。 

最近,联审组进驻三州乡,对该乡党委及下辖的4个村支部的巡察整改落实情况进行“专家会诊”。6个单位第一时间深入群众,突破单一审查方式的局限性,短时间内就发现了在整改背后的未尽事宜。

“项目工程招标整改缺乏具体措施”“沙岭村部分收入未入账,只显示已调查但无结果”……联审人员对被巡察单位整改情况进行全方位审视,面对面点评,将发现的问题列入重新从严整改清单。联审现场,辣味十足,相关人员“红脸”“出汗”“如坐针毡”。

针对重又浮出水面的一系列整改不实的问题,县委巡察办给出了为期一个月的再整改时限,务求实效。

整改未达要求,如何督改?

有了“六方联审”这道关,被巡察的党组织主动履职意识大为增强,但仍有人心存侥幸。

针对“2014至2018年无规则返聘退休人员29人”问题,该县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拿出两条较为笼统的整改措施——“全面摸排情况、出台相关办法”。

如此整改,显然过不了联审组的法眼。各联审单位就整改情况逐一发表看法,现场形成六方认同的审核意见并形成会议纪要,再由责任单位负责人书面表态,并签字背书。联审组成员、县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室负责人洪健说,有的被巡察党组织以计划打算代替整改措施,存在“文字性”整改、“解释性”整改现象,我们“零容忍”。

对于整改落实中的“宽松软”现象,该县强化结果运用,将从严从实原则贯穿整改的各个环节,并根据情节轻重,对照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进行追责、问责,层层传导压力,倒逼责任落实。

在联审当中,天台注重机制漏洞的填补,督促被巡察的党组织围绕巡察反馈的突出问题,加强共性问题、规律性问题总结研究,不断完善制度体系,形成一批长效机制,推进巡察整改标本兼治。

近几年,该县教育建设项目较多,学校工程建设和财务管理问题较突出。参与“六方联审”的单位同向发力,融合监督,推动县教育局党委抓好建章立制。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